故宫博物*盈彩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网易新闻

2017-12-02 16:54  来源: 网络整理

现今,白馍细面司空见惯,鸡鸭鱼肉腻了口舌,鱿鱼海参不再稀罕。饮食过精,致肌体疾患早发多发,才舍口舌之快意,转向粗食求康健。但曾几何时,粗粮,却只能是寻常百姓无可奈何的果腹选择。豆渣馍便属其一。

所谓豆渣馍,就是将做豆腐过滤而得的残渣,搀和进发面里蒸出的碜牙、糙口、微苦、略涩的馍馍。

每入腊月,家家户户,都做豆腐。先天傍晚鸡儿上架时分,将或黑或白的豆子入缸浸泡,至次日清晨,上石磨边兑水边磨成浆,盛入大缸,沉淀半晌。烧一锅开水,边往大缸浇,边撇泛起的浮沫,直至不再冒泡,便一勺一勺舀入滤箩,滤进锅中。文火加热至熟,用观音土或石膏粉或酸浆水制成的卤一点,叫点豆腐,不一会儿锅中的热浆,就结成絮块。竹筛里铺上老粗布或纱布,将絮块状豆花盛满打包,上铺木板或杆盖儿,放上砧石压出水分,就成了入口筋道、满嘴豆香的豆腐。

节俭有余、视物天赐的农家,做豆腐时多舍不得舂去豆皮,故此,过滤而得的豆渣,多而糙,风调雨顺、物阜年丰之岁,属家畜家禽的上等饲料,而荒岁歉年,则专供人食。

倘有二斤纯麦面,蒸出来的豆渣馍,就是上品。豆渣的那份涩苦、粗糙,经与细白、筋道的麦面中和,暄乎里有些碜口,绵软里略带沙涩,细嚼慢咽间,麦香与豆香交织的特殊滋味,较之高粱面饼子、玉米面碗坨,那份滋润,足可大快朵颐。不争的事实则是,多半只能同玉米、高粱面掺和,蒸出的豆渣馍,烙出的豆渣饼,热吃黏牙涩口,冷食松糙掉渣。有心灵手巧者,便先将豆渣加入五香调料和盐,用脂油炒熟炒香,再和入高粱或玉米面拌匀做馅,包进发好擀薄的麦面中,蒸出的豆面馍,外表细白如玉,馅儿香爨可口,成为粗粮细吃的又一妙思。

肠胃不好者,多食会腹胀胃疼,家乡人叫“心口疼”。每年春月青黄不接的日子,家乡一带“心口疼”的人都会很多。常人吃多了,也会一走一个响屁,一走一个响屁,直熏得人掩嘴蹙眉。

如今,市面出售着各种各样的豆腐,物阜年丰中,大量的豆渣被制成了优质饲料或肥料。随着人们对豆渣营养价值和保健功能的深化认识,其再度登上寻常百姓的餐桌,什么全麦豆渣面包、芝麻花生豆渣饼、可可豆渣蛋糕、爆炸芝士豆渣球、金条豆渣杏仁酥、黑芝麻豆渣小馒头、豆渣土司、豆渣丸子、豆渣春卷、豆渣锅巴、豆渣发糕、豆渣馅饼、豆渣包子、豆渣窝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丰富了餐桌,调剂了生活,保健了身体,形成一种全新的饮食风尚。

本版部分图片源自网络,请作者与编辑联系,以便奉上稿酬。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不看会后悔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