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都市文学是城市文学的前卫

2017-12-09 14:21  来源: 网络整理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恰好也是《都市》创刊50周年,可谓双喜临门。《都市》的前身是《城市文学》,《城市文学》的前身是《太原文艺》。1959年创刊的《太原文艺》,比我们共和国的华诞整整晚了10年,晚了10年却不可平辈论交,因为共和国是我们的长辈,是父亲也是母亲,没有共和国的成立,就不会有我们这本刊物的诞生。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太原文艺》没有办多久就停刊了,直到1978年才重新恢复办刊,还叫《太原文艺》。改变来自于一位新的主编,他的名字叫刘作舟,这是一位相当富有前瞻性的主编,在他的带领和运筹下,1984年太原市委办公厅、太原市政府办公厅下达了《关于成立城市文学社、太原画院的决定》,《城市文学》由此而诞生,并且旗帜鲜明地高扬城市文学的风帆,请来本省和外省的专家、学者,从历史和理论的角度对中国城市文学的发展、嬗变进行了梳理和新的建构,并不断完善之。也有人怀疑,在上海和北京等大城市面前,太原算老几?这杆大旗我们能不能扛得动?大家之所以没有动摇,源之于一种城市的记忆。我们刊物所在的太原市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发展最早的城市,也是建制最早的都市,虽然后来者居上,但有一种潜移默化根植很深的城市记忆给了我们勇气。事实证明,我们不但成功地举起了这杆大旗,而且在全国各地还很是热闹了一阵子。这次座谈会我让周梅森为《都市》写几句话,他非要写成《城市文学》。这件小事恰恰也折射出《城市文学》虽然由于不可抗的原因而更名为《都市》,但它的影响依旧。由此可见,城市文学的旗帜,我们举得还是比较成功的。


1994年《城市文学》更名为《都市》,当时的商业大潮已经是铺天盖地了,纯文学期刊已经是从美好的天堂跌入了捉襟见肘的地狱,许多不甘寂寞者抽身而去做生意,许多文学期刊由清纯淡泊而不得不浓妆艳抹,甚至委身风尘,全然下作起来。而我们《都市》却始终不渝地坚持纯文学的办刊宗旨,为伊消得人憔悴,甘于清贫,惨淡经营。在太原市委、市政府和宣传部的领导与大力支持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都市》连续7年被评为山西省文学类一级期刊。


要想不落后,就要与时俱进。2008年,为了适应太原市打造文化名城的需要,突出公共文化的公益职能,根据太原市委的指示精神,太原市委宣传部对城市文学社的社会职能和机构进行了重大调整。从原来单一编辑出版文学期刊《都市》的职责,调整为3项任务:文艺理论与学术研究;文学创作与队伍培养建设;编辑出版文学期刊《都市》。重心由单一的办刊调整为突出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队伍的培养和建设。为了适应体制改革后职能的转换,主编负责制调整为社长负责制,在原有领导职数不变、人员编制不变、内设机构数量不变的情况下,把原来内设机构中的小说组、评论组、诗歌组、散文组,调整为文艺理论研究部、文艺创作部、《都市》编辑部、办公室。2008年11月,太原市委宣传部面向全社会竞聘并选聘了社长,社长负责制正式实施。2009年1月,内设机构三部一室正式成立,并任命了各部门的负责人。之前,在太原市委宣传部的统一组织下,我们还公开从社会上招聘了5个新人,其中有几位已经在小说界崭露头角并小有名气,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为适应新职能机制的需要,通过认真讨论,在编制不变、人员不变的情况下,我们向太原市委、市政府提出申请,要求更名为太原市文学院,前不久已经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复,并且借《都市》创刊50周年之机,正式挂牌更名。


记得我刚来编辑部工作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小伙子,日月倏忽,转眼间我们的《都市》已经50周岁,50岁对一个文学刊物而言,还很年轻,而对于办刊物的人而言,却已经是黄花凋零,《太原文艺》时期的几任主编,都已经先后离去,《城市文学》时期的几任主编,也先后离退,而那时毛头的我们现在也已经霜染双鬓。一本刊物竟然耗掉了如此多人的心血、青春,乃至生命,然而却没有人发出过怨怼。因为,这里有爱,有梦想,有道义的担当,有对未来的期冀,而文学是爱与梦想联翩的翅膀,刊物则是展现这一切的平台和天空。我们会老,可文学却永远年轻,刊物永远不会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文学的接力是生命的延续,刊物的形式和内容是常变常新的,而浇灌它们的汗水和心血也是在不断吐故纳新的,这就是青春不老的奥妙。


冬天是收藏的季节,在农耕的岁月,这个季节是严寒的也是疏懒的,适合人们坐在暖暖的火炕上,闭上眼睛盘点一年的好坏,并盘算明年的事情。现在也是这样,我们外请了老师和朋友,集结了我们的队伍,聚集在一起,目的也是盘点今冬而打算明春。辉煌如同粮食一样,不应该天天拿出来炫耀,而应该收藏起来,并且做好防潮防蛀的工作,否则,历史会像粮食一样霉变和生虫子。这就是我们的生日话题。在我的整个叙述过程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是乡土用语。因为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非常发达,在我们的文学舞台上大量充满的是描写乡村的文学,只有《金瓶梅》和《红楼梦》算是城市文学,还被视为是诲淫诲盗。在生、旦、净、末、丑之中,城市文学居于末位;现在偶尔也会客串生、旦、净、末,但在主流文学的眼里仍然属于庶出。针对这种现状我想提出一个观点,改革开放以来,不说别的,光是这30年来的城市建设,其规模和速度都是前无古人的,村庄在飞速乡镇化,乡镇在飞速城市化,而城市却在玩命似的都市化。没有与时俱进的城市文学,已经被飞速发展的时代远远抛在了后面。应运而生的是植根于现代都市生活与电脑写作,并借助于高科技手段流通的新型文学。时代已经变了,如果我们还想停留在过去,只能被扬弃。时代已经多元化,文学也需要跟进,用乡土观念、田园思想、传统城市文学的审美关照它,已经行不通,它已经升华,它已经是一个从城市成功剥离出来的具有新时期前卫意识的新灵魂:都市文学!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么,我们《都市》有幸而又走先了一步。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不看会后悔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