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晏凌羊:我的故乡

2017-12-21 12:50  来源: 网络整理

我的故乡,在云南丽江永胜程海。

云南人没见过真正的大海,所以几乎把所有的湖泊、池塘都称为“海”,所以,程海实际上只是一个高原湖泊。

360百科是这么介绍程海湖的:程海,俗称“黑伍海”,位于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中部,距永胜县城46公里。

程海湖长20公里,南北走向,均宽4公里,最大水深36.9米,水面海拔1503米,面积77.2平方公里,为滇西第二大淡水湖,是世界上天然生长螺旋藻的三大湖泊之一。

照片里那座山,就是我之前文章里提过的、去我外婆家必须要爬的山。

从这个角度看起来,这山并不高,但真走起来才知道那些山路有多难走。

小小的时候,我还能骑骡子去外婆家;大一点之后,我体重增加了,骡子要用来驮运货物,人就只能自己走。每次走不动的时候,我看着那些被村民驱赶着驮运货物的马、骡子、驴,觉得它们活得比人苦。

守着这么一个美丽的湖,过的应该是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才是,但这些都只是外人和游客的想象。早些年,当地农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耕种和打渔,但那个年代的农产品和水产品是很不值钱的。

程海湖地势低,当地农民的生产条件又很落后,抽湖水搞灌溉对于农民来说成本太高,农民大多数时间需要靠天吃饭。每逢灌溉季来临,为了争抢上游水库的灌溉水,几乎人家曾一度打得头破血流。

我们村有一个女孩子,就是因为在跟邻居抢水的过程中,被邻居(男)失手打中了头部,造成精神失常。而那个男子,是我同学的父亲,被判了十五年的刑。他去服刑时,我同学才2岁,他刑满释放回来,我同学已经17岁了。

我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村民们下海捕鱼,开始用这种铁船而不是木槽船了。我爸那会儿跟邻居合伙去打渔,结果亏得血本无归。

一起借的钱,邻居不肯还,我们家作为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人,只好借高利贷替代邻居代偿了债务......从此,我家陷入债务泥潭,十几年没能脱困。

现在回想起高利贷主上门逼债的情形,我也还会觉得:在老家,好像真是“谁更要脸谁就吃亏”。

论颜值,“程海”是没得说的。只是也许是交通不便的缘故,2010年以前这里未被开发成旅游区,所以我的家乡经济发展程度并不高。

(这是我前几年回家时去湖边玩拍的照片,当时已经是下午,太阳要落山了)

程海比泸沽湖大,但它是个未开发的景区,比不上泸沽湖闻名,甚至都赶不上拉市海,因此,显得格外安静而寂寞。我有时候希望它早点被人们发现它的旅游价值,有时候又希望它永远藏在群山中,不为外人知。

程海是地震形成的湖,难怪永胜籍诗人海男说:“程海给人的遐想像史诗一样。”我想,世界上的奇闻轶事,都是通过精心安排的。无论哪一种灾难,无论什么样的奇闻轶事,都像一盘棋,命运般单纯。

(对面这座山的每一个褶皱,我都很熟悉)

早些年,程海作为螺旋藻基地被开发,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这两年,政府似乎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转而开发旅游业。

(湖边的螺旋藻厂,建成后占了湖边好大一块地)

因为交通问题和旅游配套设施不完美等原因,程海湖的旅游业并不成气候。很多去大理、丽江旅游的朋友,并不愿意花多一天的时间跑到程海来看看。

前几年,村民在湖边种植了许多红花;现在,据说这些红花也没了。我家在湖边的甘蔗田(承包权)也被旅游公司给收购了。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不看会后悔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