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博物*盈彩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我思念,故乡的河

2017-12-04 13:15  来源: 网络整理

  东北网伊春7月15日讯 (大鹏记者吕谡)

  

  在异乡,我面向的是一片海。

  在故乡,我远离的是一条河。

  海水的咸涩与河水的甘甜,会时常交织成一种微酸的情绪,我称之为思念。

  那条河叫汤旺河,那座城市叫伊春。老人们说,是那条河流孕育了那座城市。

  汤旺河水蜿蜒穿越小城,春融、夏涨、秋枯、冬藏,弯弯曲曲就像一条曲张的静脉。

  我思念,故乡的那条河。她融入了我所有成长的记忆。

  儿童时,那条河是我心中最宽阔的“海”。在母亲的叮咛中,我远远站在岸边,观望“海”的辽阔,石子敲击水面荡起的漩涡和飞溅的浪花,是我对小城最初的理解。

  少年时,那条河是我玩耍的乐园。河边长大的孩子,你千万不要想让他远离河水,无论你付出怎样的努力,那份诱惑都无法阻挡。

  汤旺河的四季各有不同,夏天是我和伙伴们的最爱。夏季的河水颜色是碧绿的,像一块玉石。湛蓝湛蓝的天空下,你能看到大片大片的云朵掉进河水。阳光似炉膛里的火,烤到皮肤冒出油脂。人们一条短裤就在凉爽又温暖的河水中轰走炙热的天气。

  河水中有大块的卵石,细腻的河沙,半藏的河蚌及丰富的鱼虾,我和伙伴们在嬉水打闹摸鱼捉虾中打发着童年的时光。河水很清,清到河底的泥沙清晰可见。游鱼就在水中窜来窜去,如果手快,用手就可以捞到小鱼小虾。

  说起来,那时候最快乐的就是捉鱼。罐头瓶、酒瓶做成的捕鱼瓶,里面塞点玉米面、豆饼当鱼饵,三五分钟就能捉到满满一下子小鱼。要是不过瘾,洗脸盆罩上铁纱网,中间用铁剪剪出一个小孔,盆底凿出筛子眼,就做成了渔盆。里面放上麸子和香油,然后放到有鱼的地方,鱼儿闻到香气,看到食物,就会往里钻。大人们则嫌速度太慢,张网以待,四人合作,一网可以打出几公斤。

  家里的餐桌因此丰富,整整一个夏季,母亲翻着花样做鱼,煎炒烹炸所有的手法过了不知多少遍。每一次我们全家人都会吃光这些美味,而我则会把盘子底打扫得干干净净。至今,我还庆幸,家乡的河流不是季节性河流,让我可以在她的怀抱恣意的欢笑。

  长大了,我走出了故乡,一眨眼就是十几年。数次回家,我都会到河边走走。汤旺河水瘦了很多,也变了很多。母亲的习惯依然未改,经常到河边洗洗涮涮。经常玩耍的地方,河心处的小岛不见了。新修的堤坝很壮观,坝上的风光也愈加明亮。

  母亲却禁止我下河,她说我走的这些年,附近的河床挖挖填填,早已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但我依然欣喜,高楼林立间,青山环抱中,两条高大结实的堤坝,护卫着的仍是那条生长不息、奔涌不息的生命之河。脱掉鞋子,漫过我脚丫的依旧是曾经那一抹清凉的温柔,仿佛从未改变……

  如今,行走在远方的城市,轻触我柔软的记忆,我依然思念,故乡的那条小河。流水潺潺,柳暗花明,渔夫撒网,童稚戏水,这情景至今难以忘却。 如果你走进我的家乡,你一定要品读一次我家乡的河流,看看她书写的四季故事,倾听她在那片土地上的低吟浅唱。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不看会后悔

    热点排行